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您的投资理财专家
搜索
 发帖
开启左侧

今天,我必须和你做个约定!

[复制链接]
五指头给你吃 发表于 2019-9-24 16:40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读者(duzheweixin)| 来源
文燕 | 编辑


不要把爱,熬成等待。

今日,重阳节,也称“老人节”。


有人算过一笔账,假如你在外地工作,每年只有春节回家7天,除去应酬、聚会、吃饭、睡觉,真正能够陪父母的时间每天只有3小时,一个星期只有21小时……假如现在父母50岁,至他们80岁,我们能在父母身边的时间是630个小时,26天。


看到这样的数据,我竟然无言以对。


我们在渐渐长大,父母就渐渐老去。曾经年少无知,领悟不到其中深味,如今再看这些质朴的文字,内心却是另一番滋味。





我说道,“爸爸,你走吧。”他往车外看了看说,“我买几个橘子去。你就在此地,不要走动。”我看那边月台的栅栏外有几个卖东西的等着顾客。走到那边月台,须穿过铁道,须跳下去又爬上去。父亲是一个胖子,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。我本来要去的,他不肯,只好让他去。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,穿着黑布大马褂,深青布棉袍,蹒跚地走到铁道边,慢慢探身下去,尚不大难。可是他穿过铁道,要爬上那边月台,就不容易了。他用两手攀着上面,两脚再向上缩;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,显出努力的样子。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,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。我赶紧拭干了泪。怕他看见,也怕别人看见。我再向外看时,他已抱了朱红的橘子往回走了。过铁道时,他先将橘子散放在地上,自己慢慢爬下,再抱起橘子走。到这边时,我赶紧去搀他。他和我走到车上,将橘子一股脑儿放在我的皮大衣上。于是扑扑衣上的泥土,心里很轻松似的。过一会儿说,“我走了,到那边来信!”我望着他走出去。他走了几步,回过头看见我,说,“进去吧,里边没人。”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,再找不着了,我便进来坐下,我的眼泪又来了。


——摘选自朱自清《背影》





双腿瘫痪后,我的脾气变得暴怒无常。望着望着天上北归的雁阵,我会突然把面前的玻璃砸碎;听着听着李谷一甜美的歌声,我会猛地把手边的东西摔向四周的墙壁。母亲就悄悄地躲出去,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地听着我的动静。当一切恢复沉寂,她又悄悄地进来,眼边红红的,看着我。“听说北海的花儿都开了,我推着你去走走。”她总是这么说。母亲喜欢花,可自从我的腿瘫痪后,她侍弄的那些花都死了。“不,我不去!”我狠命地捶打这两条可恨的腿,喊着:“我活着有什么劲!”母亲扑过来抓住我的手,忍住哭声说:“咱娘儿俩在一块儿,好好儿活,好好儿活……”可我却一直都不知道,她的病已经到了那步田地。后来妹妹告诉我,她常常肝疼得整宿整宿翻来覆去地睡不了觉。


那天我又独自坐在屋里,看着窗外的树叶“唰唰啦啦”地飘落。母亲进来了,挡在窗前:“北海的菊花开了,我推着你去看看吧。”她憔悴的脸上现出央求般的神色。“什么时候?”“你要是愿意,就明天?”她说。我的回答已经让她喜出望外了。“好吧,就明天。”我说。她高兴得一会坐下,一会站起:“那就赶紧准备准备。”“唉呀,烦不烦?几步路,有什么好准备的!”她也笑了,坐在我身边,絮絮叨叨地说着:“看完菊花,咱们就去‘仿膳’,你小时候最爱吃那儿的豌豆黄儿。还记得那回我带你去北海吗?你偏说那杨树花是毛毛虫,跑着,一脚踩扁一个……”她忽然不说了。对于“跑”和“踩”一类的字眼儿。她比我还敏感。她又悄悄地出去了。


她出去了。就再也没回来。


邻居们把她抬上车时,她还在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。我没想到她已经病成那样。看着三轮车远去,也绝没有想到那竟是永远的诀别。


邻居的小伙子背着我去看她的时候,她正艰难地呼吸着,像她那一生艰难的生活。别人告诉我,她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我那个有病的儿子和我那个还未成年的女儿……”


又是秋天,妹妹推我去北海看了菊花。黄色的花淡雅、白色的花高洁、紫红色的花热烈而深沉,泼泼洒洒,秋风中正开得烂漫。我懂得母亲没有说完的话。妹妹也懂。我俩在一块儿,要好好儿活……


——史铁生《秋天的怀念》





“快回家去!快回家去!”拿着刚发下来的小学毕业文凭——红丝带子系着的白纸筒,催着自己,我好像怕赶不上什么事情似的,为什么呀?



进了家门来,静悄悄的,四个妹妹和两个弟弟都坐在院子里的小板凳上,他们在玩沙土,旁边的夹竹桃不知什么时候垂下了好几枝子,散散落落的很不像样,是因为爸爸今年没有收拾它们——修剪、捆扎和施肥。


石榴树大盆底下也有几粒没有长成的小石榴,我很生气,问妹妹们:


“是谁把爸爸的石榴摘下来的?我要告诉爸爸去!”


妹妹们惊奇地睁大了眼,她们摇摇头说:“是它们自己掉下来的。”


我捡起小青石榴。缺了一根手指头的厨子老高从外面进来了,他说:


“大小姐,别说什么告诉你爸爸了,你妈妈刚从医院来了电话,叫你赶快去,你爸爸已经……”


他为什么不说下去了?我忽然觉得着急起来,大声喊着说:


“你说什么?老高。”


“大小姐,到了医院,好好儿劝劝你妈,这里就数你大了!就数你大了!”


瘦鸡妹妹还在抢燕燕的小玩意儿,弟弟把沙土灌进玻璃瓶里。是的,这里就数我大了,我是小小的大人。


我对老高说:


“老高,我知道是什么事了,我就去医院。”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镇定,这样的安静。


我把小学毕业文凭放到书桌的抽屉里,再出来,老高已经替我雇好了到医院的车子。走过院子,看那垂落的夹竹桃,我默念着:


爸爸的花儿落了。


我已不再是小孩子。


——摘选自林海音

《爸爸的花儿落了》



长大后,我们有了自己的家,我们离开了父母那个家,我们很少再回去,而多将挂念留到了电话里,直到看到他们走路慢吞吞的样子,才意识到,父母真的老了!
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热门图文
排行榜
作者专栏

关注我们:微信订阅号

官方微信

APP下载

全国服务热线:

4000-018-888

公司地址:上海市嘉定区银翔路655号B区1068室

运营中心:成都市锦江区东华正街42号

邮编:610066 Email:3318850993#qq.com

温馨提示:本平台仅提供平台服务,所有产品及展示信息均由发行方提供。理财属于投资行为,不等同于银行存款。投资有风险,购买需谨慎。

Copyright   ©2015-2016  8楼财经网Powered by©Discuz!技术支持:迪恩网络    ( 冀ICP备18029401号-2